山西着力推动小剧场喜剧演出市场发展:小剧场可做“大文章”

▲ 观众在山西一家曲艺小剧场观看演出  本报驻山西实习记者  朱 萌  摄

郭志清  本报驻山西实习记者  朱  萌

“提起咱太原的老地名,我就想起东西南北八道门,城东面有两道门,是大东门和小东门……”在山西太原的懿曲社相声茶馆,每晚8点,台上“包袱”横飞,台下欢声笑语。

近年来,在当地文化和旅游部门的倡导推动下,山西各地的曲艺小剧场如雨后春笋般破土而出。呼朋唤友听相声、看脱口秀渐成时尚。

“从每场演出的上座率来看,山西的喜剧消费能力大大超出我们的预期。”见笑喜剧负责人六六很看好山西的喜剧演出市场。

在山西小剧场喜剧演出发展过程中,广大从业者在“如何让小剧场走稳走好”的问题上耗费了大量心血。

小剧场演出的好坏,能够直接通过票房和口碑体现。由山西曲艺名家柴京云、柴京海兄弟创立的大同云海曲艺社,在8年的时间演出千余场。“以优秀的作品吸引人、凝聚人、愉悦人、鼓舞人是我们办园子的制胜法宝。”柴京云说。

自成立以来,大同云海曲艺社创作了大同数来宝《隔辈亲》《美哒哒》、快板《煤之歌》《游大同》、相声《眉来眼去》《新学叫卖》、曲艺小品《工钱》《小哥驿站》等一大批新作品,深受观众欢迎。由他们创作和发展起来的曲艺形式大同数来宝成为“大同三宝”之一,云海曲艺社也成为大同文旅产业的一张新“名片”。

“抓住老百姓的心就会引起共鸣,表达老百姓的情就在小剧场站稳了脚跟。”柴京云认为,内容创作是曲艺小剧场发展的根本。创作者在构思作品时要有社会责任感,为作品创作划定好范围、制定好原则,平衡好娱乐功能和教化功能。每场演出后及时复盘,总结得失、讨论节目中的问题并纠正、根据观众反应调整节目侧重点,已经成为常态。大同云海曲艺社还构建了自身的发展体系,从节目、票价、档期、宣传、管理等多方面落到实处。

小剧场建设不仅能搭台引客,也是城市文化生态建设的一部分。如今,山西的曲艺小剧场大多活跃在商业街区、旅游热门区域、夜游经济带等,已形成小剧场拉动周边业态、周边业态吸引客流反哺小剧场的共赢模式。

懿曲社相声茶馆(简称“懿曲社”)所在的柳巷食品街是太原旅游的热门目的地,日常人流量很大。太原莲花落代表性传承人、懿曲社演员王名乐介绍,他们特地在节目中大量融入本地特色,让小剧场成为市民消遣娱乐、游客体验太原市井生活的好去处。“比如,《老街老巷》不仅能让游客欣赏太原莲花落的韵律美感,也能让人了解本地街巷的‘前世今生’。”王名乐说。

距此3公里的中正天街同样商铺林立、人来人往,由山西省曲艺团打造的好悦来说唱曲艺剧场(简称“好悦来”)坐落于此,充满山西风味的诙谐相声,价格亲民的门票、茶点让每场演出都座无虚席。山西省曲艺团团长王兆麟表示,2017年成立好悦来的初衷,既是为了有专业剧场能传播传统文化,也是为了用曲艺的形式讲好山西故事、推广山西文化。

中正天街负责人说:“顾客在街区内吃饭、逛街,到了演出时间就‘无缝衔接’进剧场已经很常见。小剧场正深度融入城市的‘文商旅’业态。”

眼下,“太原府城游”文旅品牌打造正酣,懿曲社、好悦来等小剧场常被列入文化和旅游部门发布的旅游线路,成为游客体验山西慢生活、了解地方文化的新选择,也是“太原府城游”不可或缺的一环。而在相关攻略中,博主们提及懿曲社必然会强调一句“一定要提前预约,现场买票基本买不到”,其火热程度可见一斑。

当然,相比于其他小剧场繁荣发展的地区,山西小剧场目前还处在探索发展阶段,曲艺、脱口秀类居多,未来发展更多演出门类,好悦来演出队队长宋欢说:“为了与观众保持良好的互动关系,了解观众的喜好,我们已建立多个微信粉丝群,在群里实时发布演出信息,并根据粉丝反馈进行相应调整。”

演员普遍认为,现在来听相声的年轻人越来越多,小剧场的飞速发展让他们看到了市场的广阔,增强了从事这个行业的信心。在今年的山西省艺术创作工作会上,柴京云表示,小剧场可做“大文章”,曲艺人应当全力做好传承、发展、创新工作,把曲艺小剧场做大做强。